姐姐-小小说阅读


发布于: 阅读:0

  她向我撒娇时,我们正行走在校园。彼时是春天,一阵风过,紫白黄交织的三色堇。洁白的玉兰,红彤彤的虞美人,将浓郁的花香布满天地间。我俩手牵手走路。忽然,我感觉她的手轻轻摇晃我的手,我看见她的身体也随着手的摆动一起轻轻摇晃。她撒娇说,叫姐姐。我笑,我抬起手轻轻摸摸她的发,软软的,滑滑的,正如我此时的心情。我温柔地看着她笑说,不叫。

  她是我的女友。我们在大二时相识,她大我一岁。此时,我们相恋已一年。

  一起到校外吃饭,是个干净的小餐馆。小小的屉笼叠着,精致的蒸饺,放在我们中间。蓝花碗,漂着韭菜花的紫菜汤。我俩一人一碗。她取了两双筷子,递给我一双,我们一起从同一个笼屉里夹蒸饺吃。吃到最后一个,她停下来等我夹,我停下来等她夹。我望着她笑,她望着我笑。最后,她夹起蒸饺放小碟子里蘸醋汁儿,我将空笼取下放到一边,我俩又从下边的笼屉里一人一个地夹着吃。

  她突然抬起头,说,我想吃荷西街的荔枝。我说我去买。她说别买了。我已经站起来,走到门外租了辆自行车。我穿过一条街,拐了一个弯,又穿过一条街,才到了她说的荷西街那家水果店。我把荔枝放在她面前时,桌上的蒸饺和紫菜汤还和我离开时一个样。她剥一颗荔枝递给我,用只有我能听得到的声音说,叫姐姐。我接过荔枝,放进口里。轻声地笑说,不叫。

  毕业了,我留在本地,她去了广州,已八个月。我打电话给她,她有时不接,说她忙,让我不要老是打电话给她。我请了假坐九小时火车去看她。那天,她的电话总打不通,我站在她家楼下等她。她出现时,已经夜里十一点半。她从一辆车里走下来,一男人推开车门下来,和她站在一起窃窃私语。我冲过去,没有一句话,一拳挥过去,手背沾着那个男人的鼻血。她吼我,用尽全身力气护住他。

  他离开了,我问,他是谁?她说是她经理。她还说,只是她的普通朋友。我也离开了,我不相信他只是她的普通朋友。

  他是她的经理,大她九岁,单身,什么都有。我小她一岁,刚刚毕业八个月,刚刚工作五个月,什么都不是,什么都没有。

  她打电话给我,她说,我俩不合适。我问为什么,她说,我已等你一两年,可是你一点儿也没有改变。我说,可是,我才二十二岁,你总得给我成长的时间。她说,等你成熟不知要等多少年,等你创业不知又要等多少年。那些天,我除了工作,什么话都不说,什么事都不做。工作完就坐在我的宿舍里,一言不发。

  我给她发短信说,我要见见他。她隔了一天才回我,她说,他只是我的普通朋友,不想见你。可是,我一直坚持。最后,我还是见到了他。

  是一家茶室,她坐在我旁边,他坐在我们对面。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地来。我没有仔细看他,却动用全身的能量观察他,绿茶后的他,相貌端正,儒雅理智,不卑不亢。那天,我领略了他与我的不同。最后,他说,在此之前,我没有做一点儿对不起你的事情,因为,她是有男朋友的人。但是,从现在开始,我想给她创造她想要的幸福。我说,你凭什么给她创造幸福?他说,因为,我要开始追她。

  我看了看她,她低下了头,表情十分复杂。她抬起头时说,现在,我谁也不想接受,我只想静一静。

  她说这一句话时,我就知道,她的心已经不在我这里了。

  我不想把我对她的依恋变成她眼里的纠缠,我只说,有一天,我会成熟,我会创造出一片灿烂天地。她看看我,看看他,没有说话。

  那一刻,我不得不承认,她比我先长大了,当我们从桃源一样的校园走进社会的江湖后,她和从前不同了。我心里一沉,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叫了一声,姐姐。


千眼菩提
同窗
绿皮车往事
到父母跟前吹牛去
嫂子
立场
宋献策测字
罢灯
诚实是最好的通行证
千年演义刺客行
刘三响
锅贴
角色
一阵风
往事如烟黄花天子


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