诅咒-小小说阅读


发布于: 阅读:0

  亮子十岁的时候,家里多了一个比娘小六岁的男人,娘让亮子叫他叔。小男人塞到亮子手里一把糖,让他叫爹。亮子把糖狠狠摔到地上,扭头跑了出去。

  此后,小男人就没离开过亮子家。每天早晨劈柴生火,白天下井干活,晚上回来,一边摇着蒲扇,一边看亮子学习。亮子溜号的时候,他就照亮子后背拍一扇子。那时,亮子特怕他手里那把蒲扇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砸过来了。一次,趁他没回来,亮子把该死的蒲扇偷偷扔进灶房烧了,听着噼里啪啦的声音,心里无比痛快。

  娘为此打了亮子一顿。从那天开始,亮子就偷偷在心里诅咒:让小男人像爹一样死在井下。

  期末考试,亮子考了班级倒数第三,小男人气得不行,让亮子罚站反思,他嚷:“不好好读书,将来就和俺一样没出息!”亮子再次在心里诅咒他,立志将来一定要有出息,不让他小瞧。

  深夜,亮子跟邻居家孩子去学校偷煤,被更夫抓到,学校要开除他,亮子娘和小男人双双给校长跪下,请校长给孩子一次机会。亮子看小男人下跪觉得丢脸,眼里充满了鄙视。回到家里,小男人的话却让他不敢鄙视了。小男人说:“咱是爷们儿,爷们儿就得有责任心,知道自己该干啥不该干啥!爷们儿只干光明正大的事,不干偷鸡模狗和违法乱纪的事。”

  小男人领着亮子披麻戴孝送走了娘。回到家里,小男人像个婴儿一样抱着亮子大哭,边哭边说:“你娘唯一的遗憾是没给俺生个娃,以后,你就是俺亲娃。俺供你上大学,你给俺养老送终,中不?”亮子抹干眼泪,咬牙说:“中。”

  那以后,小男人比以前对亮子还好。过年,他裤子破了几个洞,缝缝补补继续穿,却给亮子从上到下换了套新衣裳,并且亲手做了个新书包。亮子忘乎所以了:“哥们儿,真够意思!”小男人哈哈大笑:“这么多年只叫俺‘哎’,好不容易给个名分,还弄差辈了!”

  当亮子拿到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小男人抱着亮子娘的遗像哭了,一耸一耸的背影顶着西瓜似的脑壳,居然白了一大半。亮子心头一动,在他耳边小声喊了句“爹”。小男人吓了一跳,不敢相信地问:“你叫俺啥?再叫一声。”亮子站得笔直,响亮地喊了一声“爹”。小男人一拳挥过来,喊:“好小子,这声‘爹’,俺盼了十几年啊!”

  为给亮子攒学费,小男人每天下班都去井口赚外快,他说矿上给他买了意外保险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赔偿金够亮子上学了。亮子突然想起自己的诅咒,打心眼里害怕,现在他宁可不上大学,也不想失去这个爹,便在心里更改咒语:“保佑俺爹平安吧。”

  大学期间,为减轻爹的负担,亮子提出假期打工赚钱,小男人不让:“娃,赚钱是大人的事,你只管好好学习,旁的啥都别想!”亮子回到家里,突然觉得小男人很孤单、很可怜,就劝他再娶个媳妇。小男人乐了:“傻小子,俺要钱没钱,要样没样,谁要啊?只有你娘不嫌弃。再说,俺现在就一个念头,就是把你供完大学,让你有出息。”

  亮子拼命学习,不仅赚到奖学金,还与上海一家知名外企签约,年薪二十万。当亮子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男人的时候,小男人哭了,他说他要告诉亮子娘,告诉全世界的人,亮子出息了!

  去公司报到前,亮子决定回家看看爹,要告诉爹,等自己赚钱了,就把他接过去享福。

  车子在矿山缓缓停下,空气中掺杂着一股浓烈的瓦斯味。街上的人们像慌张的蚂蚁,朝井口蜂拥而去。亮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跟着人群向井口跑去。

  亮子等到后半夜,看到了爹血肉模糊的面孔。亮子疯了一样扑上去喊:“爹,咱不是说好了,你供我上大学,我给你养老送终吗?”

  想起心里曾经有过的诅咒,亮子恨不得杀了自己。


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