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珠-小小说阅读


发布于: 阅读:0

  他的身份是父王的十四子。其时,父王的王国正处盛世,子嗣甚多。王兄们文韬武略样样皆精,王弟们乖巧伶俐,甚得父王喜爱。

  父王把西域一个小城作为他此次出行的落脚地,那里地处疆界,人烟荒芜。离开时,他从母妃哀怨的眼神里读到了失望二字。

  到了西域,终日与门客吟诗歌赋,偶尔舞刀弄枪,或纸上谈兵,讨论行军布阵之法,日子过得逍遥快活。

  当京城传来王子们争夺谪位的消息时,有人提议:是否招贤纳士以防患于未然?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他决意要成为王,是在母妃惨死在宫闱争斗之后。

  很快,他身边集聚了一大群异士,这当中有一位白衣女子。

  女子用的是一把寒光闪闪的柳叶刀。比武那天,柳叶刀出神入化,只轻轻一划,那力举千斤的西域大力士瞬间倒地。不出十个回合,中原武林盟主便宝剑脱手。她还吹得一手好笛,笛声一出,大片胡杨木像是被抽筋拆骨般,簌簌委地!那诡异的笛声,撕心裂肺,内功深厚者立马盘地而坐发功护体,内功弱的早已七窍流血,呜呼哀哉。

  她说她叫玛打。他说你这名字听起来怪怪的,还是叫你玛姑娘吧。玛姑娘也会吹出悠扬的曲子,还配了词儿: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他觉得这歌词有点儿熟。

  当京城的王兄们终于想起他时,十三位王兄只剩下四位。王兄们的铁蹄声渐渐迫近,玛姑娘把训练了三年的十万精兵布防在距离小城二十里开外,呈口袋形围驻,只留下入城那三里路的口子。可他尚存一念之仁,当兄长们的军队在小城外架起云梯,强弩侍候,狂言一个活口都不留时,他才断然下令围歼。

  连场恶战,鬼哭狼嚎。那种惨烈在他成为王多年之后,仍然像噩梦萦绕,使他彻夜难眠。

  待他大获全胜返回长安城时,父王已危在旦夕,遗诏是多年前拟定的:传位于十四王子。气若游丝的父王在他耳边留下一句“善待王弟”便撒手人寰。

  王请求玛姑娘做他的王后,她向他吹起了那首曾经悠扬的曲子,哀怨悱恻,听着听着,他竟然泪流满面。

  父王留下的,不再是盛世太平。王着手重整朝纲,安抚黎民,屯兵积谷,安内攘外。千头万绪,身心疲惫不堪,他无比怀念西域那段日子,甚至想再次出行。

  再次出走,是在王把一切事务安排妥当之后。而现在不叫出行,叫微服出巡。嘿!王非常喜欢这个新词儿。

  当王把这个计划告诉玛姑娘时,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一丝亮光。为此,王变得异常兴奋,他作了一个无比大胆的决定:只带玛姑娘一人跟随!这个决定遭到后宫所有人的反对,然而王并不知道,因为没人敢吐出半个不字。

  王怎么也没想到,还没走出长安城,他那唯一的王弟已带领武林高手紧随其后。

  长安街尾,暗箭嗖嗖嗖飞向他们,像只是一个瞬间,玛姑娘便堵在王的身前,一背芒刺倒地!

  王向王弟怒吼道:你怎么可以行刺本王?没有本王,你活不到现在!

  玛姑娘事先安排的高手只数十回合,便灭掉王弟所有的人。

  玛姑娘倒在血泊之中,气息越来越微弱。王俯身抱起她,从微弱的呼吸声中听出“天珠”二字。王下令,立马传朕口谕,找寻天珠!

  玛姑娘却凄然一笑,脸上开出一朵惨白的花:您脖子上不就有一串吗?王一惊,下意识往胸前一摸,那可是父亲的遗物。当他把天珠递向她时,触及的却是一帧冰冷的屏幕。

  他走出游戏厅的门,霓虹刚熄,一缕晨曦隐隐约约照着归家的路。此时此刻,他无比急切要回到当初出走的家。

  从他出走到成为王,历时十年之久。但虚拟世界毕竟不是现实,实际上他只不过离家出走了短短的一个月。

  继父似乎一直在候着,一听到开门声立马飞奔而出:你终于回来了,快去看你妈妈!

  你出走后,她一直在你房间,今天早上发现晕倒了,医院的人刚走!

  他冲进房间,电脑还开着,屏幕里玛姑娘倒在血泊之中。


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