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于: 阅读:0

去年10月份,他到紫帽山上要“隐居”起来。他找了一处山洞,弄来破桌子,洞内搭个小棚子,就开始做起了“山顶洞人”。年届四旬的陈奕新依然孤身一人。他说,自己一生命运坎坷,无房无积蓄,加上性格内向,不愿意与人交往,“不能给自己的妻子儿子好的生活,就没想过要成家”。陈奕新所住的“山洞”实际上是一块巨大山石的空隙处,他用粗壮的木头支撑着山石,搭成类似于山屋的建筑。村民们说,山洞在很早以前是老虎住的,后来山中无老虎,上山村民偶尔会到此处避雨或短暂休憩。山洞跟山路有个较高的落差,陈奕新找来树干弄了一个独木桥。他买来水管引山泉水到山洞边,屋前的小平地上放着两个大脸盆,作为盛水、洗涤之用。他还买来编织布固定在山石内部,搭成一个简陋的屋顶,用来防风防雨。屋内用石头围成一个灶,上面放着一口锅,下面用树枝生火做饭。屋内乱石堆上有块木板,那是他的“桌子”,上面放着几本佛教的书籍和笔记。屋内还摆放着煤油灯等生活用品。床十分简陋,下面用旧衣服垫着,上面铺着一层薄薄的棉被。陈奕新说,他去年10月就开始住到这个山洞里,一边住一边想如何改造。为了找到这处山洞,他已经找了10年,这些年来他历经坎坷。他今年40岁,在他10岁(1984年)的时候,由于家境贫穷,被亲生父母从温州苍南县老家卖到泉州鲤城区一陈姓人家里。到了陈家后,他就开始上小学,但因资质较差,读了8年小学就辍学了。陈奕新称,他在陈家过得并不开心,养父母把自己管得比较死,平时还要做很多家务,加上自己性格内向,很少和外面交流,也没有什么朋友,平时很怕养父母,一直不想跟他们生活在一起。辍学打工后,他就住在厂里面,养父母很少关心他,陈奕新就彻底和养父母闹翻。24岁时,他通过法院和养父母脱离了关系,自此一个人生活。随后一直在厂里打工,在外租房子住,“曾经带着安眠药吃,没死成,就到厦门等地打工”。2007年,陈奕新买了一辆摩托车,在浮桥、青阳一带载客为生。当被问到为何不娶妻生子时,陈奕新回答:“自己没有房子,没有积蓄,不能给自己的妻子、儿子好的生活,就没想过要成家。”陈奕新说,他的生活一直过得很苦,别人有的自己都没有,看别人拥有很多东西,自己心里很不平衡,就想搬到山里面住,这样无拘无束,心无杂念,这种生活是自己所梦想的,“看破红尘,想到山上隐居修行”。如今,陈奕新以摩托载客为生,他每天天亮起床,步行下山骑车载客,晚上将摩托车停在半山腰一处空地上,这里离水泥路还有段距离。昨日上午,看到民警和记者去看望他,他站在山洞门口,双手合十地说:“辛苦你们了!”此前,当地村民发现紫帽山上有人生火做饭,担心引起火灾,就拨了报警电话。鲤城公安分局常泰派出所民警考虑到陈奕新一人在山上,万一生病或者出意外也无人知晓,加上紫帽山上林木茂密,生火做饭容易引发火灾,遂上山寻找,劝陈奕新下山,让他有困难找民警。“床下就是山泉,湿气很重,棉被又很薄,万一感冒什么的,或发生意外,都无人知晓。”民警说。民警第一次上山,没遇到陈奕新,民警在笔记本上留字劝他离开。第二次上山,民警在笔记本上看到了回复:“我找遍所有的山头,才选择这里是最合适的(注:原文如此)。如果你们不让我隐居这里,我就无处藏身了,最终只有死路一条。我没有一技之长,性格内向孤僻,不合群,不会说话,生活靠摩托车载客,一个月1000多元,我想一个人无拘无束地生活到老,请成全。”民警再次去劝告,陈奕新又陆续留言:“在下大乡人(注:应为‘乡下人’),因为无家可归,厌倦人生,看破红尘,所以在此隐居修行,请你多多包涵,多多关照。”后来,他甚至留言:“请您为在下着想一下,我如果搬走就只有死了”、“不是不搬,我实在无家可归,我不想在红尘中痛苦”。1月9日,他来到常泰派出所跟民警说明情况,再次拒绝搬下山。目前民警正在对其做思想工作,希望他搬到山下居住。“山顶洞人”是中国华北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类化石。属晚期智人。因发现于北京市周口店龙骨山北京人遗址顶部的山顶洞而得名,年代为距今约3万年。山顶洞人处于母系氏族。山顶洞人仍用打制石器,但已掌握磨光和钻孔技术。他们已会人工取火,靠采集、狩猎为生,还会捕鱼。他们能走到很远的地方同别的原始人群交换生活用品。山顶洞人已用骨针缝制衣服,懂得爱美。他们死后还要埋葬。(早宗)
语文备课大师――全站免费,无需注册,天天更新,伴您成长!

【全文完】